移动版

主页 > 拉菲2注册 >

央企海外投资房地产、文化产业审批收紧 主业没

丰富多元的投融资机制是共建“一带一路”的重要前提。

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日前在《中国金融》杂志上发表的署名文章《共商共建“一带一路”投融资合作体系》指出,“一带一路”建设涉及大量基础设施建设和产业合作,单靠政府难以提供足够的资金。要丰富并用好各种投融资方式,动员市场和沿线国家的力量,推动构建市场化、可持续性、互利共赢的投融资体系,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长期资金支持。

根据现有实践,周小川提出了八方面的内容,包括运用开发性金融、推进金融机构和金融服务的网络化布局、金融机构互设、金融服务对接、资本市场联通、金融基础设施联通、发挥国际金融中心的作用、积极发挥本币的作用。

从另一个角度看,“一带一路”倡议也为国内外金融机构开辟了新的发展空间。第一财经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截至2016年底,工农中建四大行对于“一带一路”项目各类授信支持超过2000亿美元。

某央企海外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在“一带一路”沿线的投资,主要还是国内银行融资,但如果项目多,需要的钱多,现金不够,有时候也需要在海外发债。而对于有企业抱怨的对外投资审批收紧的问题,他表示:“以前很多央企出去投房地产、文化什么的,但只要是主业,正常审批没什么问题。”

开发性金融可发挥重要作用

周小川指出,长期以来,国际社会对发展中国家使用较多的是优惠贷款等优惠资金支持措施。但是优惠贷款以财政补贴为代价,受到财力、法律等方面的约束,因此,多数国家都没有足够的财政资源提供长期的、大规模的对外资金援助。

此外,优惠贷款还可能引发受援国的道德风险,受援国缺乏发掘自身经济增长资源的动力,对资金支持产生依赖和攀比心态,甚至可能造成市场扭曲,限制资源的有效配置,最终可能约束发展中国家的发展。

周小川认为,多数“一带一路”项目建设周期较长,如果投融资不可持续、出现中断,不仅会影响项目进展和经济效益,甚至可能带来政治上的不利影响。这要求沿线各国齐心协力,促进政府和市场力量有效对接,提供长期的可持续资金。

近年来,以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下称“国开行”)为代表的开发性金融机构蓬勃发展,成为很多发展中国家进行融资的重要伙伴。开发性金融既不同于减让式贷款,又不同于商业性金融,是一种独特的金融形态。

周小川认为,以国开行为代表的中国式开发性金融业务具有多重优势,可以在“一带一路”资金融通中发挥重要作用。一是不靠政府补贴,自主经营,并且可连接政府与市场、整合各方资源;二是注重长期,可为特定需求者提供中长期信用支持;三是可对商业性资金起引领示范作用,以市场化方式予以支持。

改革开放之初,由于财政资源有限,中国较少向开发性金融机构提供补贴和援助。20世纪90年代后期,国开行支持的基础设施、基础产业、支柱产业以及后来支持的企业“走出去”、普惠金融、助学贷款、扶贫等项目都属于开发性金融的范畴,不依靠财政补贴实现了可持续发展。近年来,国开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在“一带一路”沿线开展了很多项目合作,其贷款条件既不同于优惠贷款,也不完全等同于商业性融资。

周小川指出,中国已初步探索出一条开发性金融的道路,同时满足服务国家战略、依托信用支持、不靠政府补贴、市场化运作、自主经营、注重长期投资、保本微利、财务上有可持续性等目标,介于减让式和商业性资金支持之间,更偏向商业性。

他认为,“一带一路”建设具有项目回收周期较长、资金需求规模巨大等特点,具有市场化运作、财务可持续和注重长期投资等优势的开发性金融可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

金融服务互联互通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发达国家金融机构出于自保和缺乏动力等原因,难以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充足的资金支持,而且发达国家金融机构的运作模式、经营理念、融资条件等也不能完全契合“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需要。

对此,周小川认为,有必要发挥沿线国家合力,推进金融机构和金融服务的网络化布局,主要包括机构互设、金融服务对接、资本市场联通、金融基础设施联通、金融监管当局之间的交流与合作等。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企业走出去面临着外资银行、中资银行多项选择。有的银行网点遍布“一带一路”沿线,同时对当地法律环境、风土人情更了解,获得了大量国内企业的青睐。而收购“一带一路”沿线当地银行业金融机构,或许是切入当地市场的一条短平快渠道。